重庆逾半国土披上森林绿装

国家凯时娱乐:共赢共欢乐政府网 /2020-05-25来源:重庆日报
【字体: 打印本页

以改革思维做大增量 以严格制度管好存量 以“两化”之路提升质量
重庆逾半国土披上森林绿装

  重庆地处长江上游、三峡库区腹心地带,是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的最后一道关口。筑牢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夯实生态基底,既是中央交给重庆的一项历史重任,也是重庆推动高质量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的现实需求。

  近年来,重庆认真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对重庆提出的“两点”定位、“两地”“两高”目标、发挥“三个作用”和营造良好政治生态的重要指示要求,深度融入“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等国家战略,大力实施国土绿化提升行动,以改革思维做大增量、以严格制度管好存量、以“两化”之路提升质量,全市森林覆盖率达到50.1%,比直辖初增长29个多百分点。一幅生态美、百姓富的秀美画卷正在巴渝大地徐徐展开。

  

梁平百里竹海

  

  以改革思维做大增量,山坡披绿装

  今年1-4月,全市共完成各类营造林任务319.2万亩,占年度计划的49.9%。参与义务植树616万人次,栽植各类苗木3493万株。在受疫情影响的情况下,为何各区县国土绿化仍旧取得如此成绩?

  “这与各区县改变对国土绿化的认识密不可分。”市林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为加快重庆国土绿化步伐,2018年,市委、市政府启动了国土绿化提升行动,提出要在3年内营造林1700万亩,力争到2022年全市森林覆盖率达到55%左右。然而,随着大面积荒山基本实现绿化,可用于大面积造林的土地开始变得“稀缺”起来,一些地方不愿把有限土地用于造林。

  为有效统筹生态建设和经济发展,提升各区县国土绿化积极性,我市以改革的思维,在全国首创探索建立提高森林覆盖率横向生态补偿机制,依据森林法有关地方政府负责植树造林并提高本辖区森林覆盖率的规定,将森林覆盖率作为约束性指标,对每个区县进行统一考核,对完成森林覆盖率尽责目标确有困难的,允许其向森林覆盖率高出目标值的地区购买森林面积指标,用于本地区森林覆盖率尽责目标值的计算。

  2019年,部分缺林少绿区县主动对接并通过向森林资源丰富区县购买森林生态服务权来落实自身的国土绿化责任。江北区政府与酉阳县政府、九龙坡区政府与城口县政府、南岸区政府和重庆经开区管委会共同与巫溪县政府等,先后签订了横向生态补偿协议,共交易森林面积指标10万亩,成交金额2.5亿元。

  在这一创新性机制的鞭策下,各区县国土绿化积极性大增,主动挖掘造林绿化空间。位于主城都市区中心城区的渝北区就在土地资源有限的情况下,统筹推进生态建设和乡村振兴工作,实施“双十万”工程,即新建10万亩经果林、10万亩生态林,以进一步优化生态环境,推动现代都市农业发展。今年,渝北区将全面完成20万亩经果林和生态林的栽种。

  2018年-2019年,全市累计完成国土绿化提升行动营造林任务1140万亩,全市森林覆盖率提高到50.1%,较1997年20.98%增长29个多百分点,其中长江两岸生态屏障区森林覆盖率超过51%。到2020年底,将全面完成国土绿化提升行动三年营造林1700万亩的任务。

  市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我市在继续加快国土绿化提升行动的基础上,针对长江及主要支流两岸还存在的水土流失难治理、造林绿化质量不高、城乡生态修复困难多、生态屏障功能仍然脆弱等问题,将尽快启动实施长江“两岸青山·千里林带”建设。

  通过分类指导和优化空间布局等措施,实施高标准营造林,着力提升森林资源数量、质量和效益,加强生态保护,强化民生保障。力争到2030年,项目区森林覆盖率达到60%以上,自然生态资源得到严格保护,水土流失得到有效遏制,生物多样性更加丰富,益林、护山、固土、涵水、拦污和维护生境等生态屏障综合功能更加凸显,逐步在重庆大江大河及两岸形成“一江碧水、层林叠翠、四季花漾、瓜果飘香”的千里江山巴渝画廊美景和绿色发展示范带。

  

巴南区丰盛镇“彩色森林”

  

  以严格制度管好存量,当好生态资源的守护者

  随着重庆生态建设步伐的大步向前,如何管好、保护好这些生态资源成为一道难题。为此,我市一方面划定生态红线,另一方面实施最为严格的制度,加强对生态环境的保护,对破坏生态行为“零容忍”。

  “其中,尤为值得一提的就是我市创新性实施的‘林长制’,对统筹协调保护与发展的关系,最终实现生态改善、绿色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市林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2018年1月,南岸区启动林长制试点;2019年7月,在试点初步获得成功的基础上,我市将试点范围扩展至全市15个区县,覆盖了主城“四山”以及三峡库区和大巴山、七曜山、大娄山等生态敏感区,并建立起“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市、区、镇、村四级林长体系。

  在总林长部署下,6位市级林长靠前指挥,亲自调度、亲自巡林,做到“山林有人管、事情有人做、责任有人担”,层层落实各级林长4640人,其中主城区“四山”落实各级林长1420人。

  林长制扩大试点时间不长,但就是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其作用却日益显现出来。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重庆市主城区“绿肺”,保护区外围是风景名胜区,山下是重庆城区。“三区叠加”得天独厚,但也带来管理难题——私搭乱建、违规经营、部分原住民致富困难。

  为此,我市启动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在各级林长的共同努力下,一年多来,对核查出的340宗问题进行全面整改,整改完成率97.9%,累计拆违8万多平方米;先行启动对缙云山保护区核心区、缓冲区内的原住居民实施生态搬迁试点,已搬迁442户1144人,分别占总户数的98%、总人数的98.5%;加大自然生态修复,保护区内区外、山上山下共实施生态修复面积57.7万平方米,栽植各类花木近90万株。

  在三花石、黛湖、翠月湖等地可以看到,沿线住户庭院门前新增了景观石,与月季、海棠、南天竺等植物搭配造景,提高了景观的品位。而这些还仅仅只是开始。目前,我市已经编制并上报了《重庆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总体规划》,以“多规合一”的方式将把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建设成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保护生态保障民生并重的生态文明建设示范窗口。此外,按照“生态屏障路、产业提升路、景观旅游路、消防救援路”的功能定位,正在推进距离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边缘100余米的64.52公里生态环道建设等。

  我市还按照全面禁止食用陆生野生动物的要求,持续开展野生动物检查执法。疫情期间,每天检查调度各区县执法巡查情况,共出动执法检查人员1万余人次,检查经营市场863个,野生动物人工繁育场所11328家(次),对捕猎、贩卖、食用野生动物等违法行为形成了震慑。

  我市也进一步严格了林地用途管制,强化林地分级和差别化管理,启动新一轮《林地保护利用规划》编制、森林资源二类调查、草原资源详查等基础性工作,为精准、高效管理森林、草原、湿地等生态资源奠定坚实基础。

  同时,大力加强重大林业有害生物防控,加强联防联治和检疫封锁,去年10月以来推进松材线虫病疫木除治“百日大行动”,涉及松林面积333万亩,共除治疫点483个、清除疫木212万株,坚决阻击松材线虫病等重大林业有害生物扩散蔓延;积极完善森林草原火险预警响应机制,加强森林火灾预防和森林消防队伍建设,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南岸区广阳镇回龙村枇杷基地

  

  以“两化”之路提升质量,实现生态美百姓富

  近年来,在加快国土绿化过程中,全市林业系统积极发挥林业在保护修复自然资源、乡村振兴和脱贫攻坚等工作中的生力军作用,以“两化”之路,大力发展特色经济林、实施森林质量精准提升、推动生态旅游康养发展,让绿水青山快速转变为群众眼中的金山银山。

  重庆山地丘陵多,经果林是各地群众增收的重要门路之一。为帮助广大农村农户脱贫增收,2019年,市林业局组织开展了“千名专家进千村技术服务活动”,市、区县林业局分别建立专家台账,1016名专家对接帮助到村,他们利用自己的特长,指导当地林业产业发展,赢得了当地群众的一致好评。

  “这些都是大家伙儿今后的‘摇钱树’,可马虎不得。”近段时间,在城口县高观镇,成片的核桃树规整地排列着,不少农户在园中忙着打理核桃树。

  说起这片核桃林,村民们说都得感谢一个人,那就是市林科院高级工程师李秀珍。“要不是她选育出并推广应用‘渝城1号’核桃良种,手把手地教我们修枝整形等丰产栽培技术,哪有现在这样的好长势。”一位村民说。

  据统计,2019年,我市林业专家共进村帮扶2506场次,培训林农5.1万人,涌现出“枸杞书记”方文、“核桃妈妈”李秀珍、“贝母专家”彭锐、“肥料专家”冯大兰、“油茶专家”娄利华、“油橄榄专家”朱恒星、“花椒专家”肖国林、“林下经济专家”吕玉奎等一批长期扎根基层、深受林农喜爱的林业科技专家典型代表。

  同时,市林业局积极推进林业生态扶贫。在2018年和2019年,倾斜安排33个有扶贫任务区县林业生态工程计划1191万亩,占同期工程总量的98%;倾斜落实森林生态效益补偿资金和天然商品林停伐补助共9.15亿元,惠及林权权利人近300万户;在14个国家级贫困区县积极发展花椒、笋竹、核桃等特色经济林,新增近300万亩;专项落实18个深度贫困乡镇林业项目221项次、补助资金2.82亿元,其中支持集团扶贫的酉阳县车田乡林业扶持项目20多项次,落实资金3300多万元。持续推进对建档立卡贫困户生态护林岗位的选聘落实工作,2019年底全市生态护林员规模达1.9万余人,实现人均年劳务收入5000元左右,为贫困地区加快脱贫步伐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而在我市城郊等一些区域,各地则通过实施森林质量精准提升工程,提升森林质量,美化、彩化森林景观,不断满足群众对生态产品和高品质生活的需求,助力生态康养、生态旅游等生态产业的发展。

  

綦江区贫困村蝶变美丽乡村 摄/陈星宇

  

  位于巴南区丰盛镇油房村的“彩色森林”就是其中的代表。这片面积约3500亩的彩色森林,通过改换树种,引进种植了包括欧洲红枫、日本红枫等多种枫树,以及金叶皂角、金叶水杉等60余种树木,组成了两条十里彩色森林长廊。同时,还有超过1000只动物在此生活,包括孔雀、鸸鹋宝宝、羊驼、骆驼、矮马、小猪、梅花鹿、欧洲盘羊、大耳朵兔等动物,满足了群众近郊休闲游的需求。“五一”期间,就有上万名游客前往游玩,成为主城近郊生态康养旅游的网红打卡点之一。

  类似这样的好去处,在我市林区还比较多。据统计,全市以森林和湿地生态环境为背景的自然公园有111处,建成国家和市级生态康养示范基地25处、森林人家3400多家。2019年森林生态旅游康养超过1.2亿人次,实现森林生态旅游康养综合收入超过350亿元,有力助推了乡村振兴。(董大法 刘微 陈诗媛 图片除署名外由重庆市林业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