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之南赞歌飞——云南省林权制度改革综述

凯时娱乐:共赢共欢乐-专业的娱乐资讯网站 /2007-11-15来源:
【字体: 打印本页

中国绿色时报 2007年11月14日

  “哎——这山唱来那山和噻,我为林改唱首歌……林改政策就是好,党的政策暖心窝……”
  9月5日上午,云南省普洱市南屏镇大窝铺村村口一棵枝叶茂密的榕树下,一群姑娘小伙纵情高唱——这是大窝铺村全体村民献给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真挚颂歌,也是4144万云南各族儿女献给党的十七大的时代赞歌!
  云南,是我国生物多样性最富集的地区之一,也是我国重点林区省份。
  云南省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始于2006年,并因其推进迅速、成效显著,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和国家林业局的关注。今年上半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两次到云南视察工作,都对云南林改给予了充分肯定。9月上旬,国家林业局在普洱市召开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座谈会,国家林业局局长贾治邦在会上指出:“云南省的经验值得我们认真总结和借鉴。”
  生态得保护:山川大地更秀美
  林权到户,山林归己,会不会引起新一轮乱砍滥伐?生态环境会不会受到破坏?这是引人关注的焦点问题。
  针对这一问题,红河州石屏县从两方面着手做好林改工作。
  一方面“定好政策”,明确规定“凡已划定为生态公益林的区域、范围不得任意变动”,生态公益林“不得进入流转”。同时明确生态公益林林权“属于个人的林权证发给个人”、“生态公益林的补偿费由林权所有者享受”。这既从政策上稳定了生态公益林,又受到了农户拥护。龙武镇有生态公益林6.38万亩,其中国家级重点公益林5163亩,生态效益补偿经费落实到农户身上,使群众爱林护林、保护生态的积极性高涨。
  另一方面“抓好引导”,耐心地向群众宣传“生态得保护”的重大意义和政策要求。异龙镇松村群众在管好原有公益林的同时,还一致同意将铁路、公路和异龙湖面山的集体林地再划出800亩,申报省级公益林。宝秀镇群众通过表决,将镇内赤瑞湖面山涉及到的11个村委会由集体管护的水源林、风景林,划定为封山育林区。
  石屏县的做法是云南林改的一个缩影。林改中,云南省委、省政府把是否保护好云南特殊重要的生态环境,作为林改是否成功的主要标志,采取强有力的措施促进生态保护。
  实践证明,林改调动了广大群众爱林护林的积极性,护林难、防火难等问题明显缓解。“过去制度太老化,收益小来浪费大,公林好比唐僧肉,大家都想吃一口,有人毁林无人护,乱砍滥伐没有数;林权制度新出台,谁敢乱来受制裁,自家林木自家护,棵棵都是摇钱树。”这段顺口溜正是林改后群众爱林护林的真实写照。
  据介绍,林改以来,云南省乱砍滥伐案件同比下降20.6%,森林火灾同比下降47.6%。西双版纳州每个村都建立了村级生态公益林。
  “林改不仅没有破坏生态环境,反而促进了全省林业生态建设,使云南的山川大地更加秀美。”云南省林改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省林业厅厅长白成亮说。
  农民得实惠:山区群众收入大幅增加
  普洱市景谷县民乐镇翁孔村南落村民小组有23户人家,过去守着林子没收入。林改确权到户后,家家都有了承包林地,仅采松脂一项,每户月均收入就达2000元。孟连县景冒村在承包林下种植砂仁3200亩,亩产值在1000元以上,成为该村农民致富的主渠道,景冒村也因此成为远近闻名的“砂仁村”。此外,普洱市结合林改清理林业规费,年减免林农承担的缴费金额2000多万元。
  大理州永平县龙门乡大龙午村有农户324户,全村有集体林7万多亩,其中优质泡核桃1.5万亩。林改中,农户自愿成立林产品生产经营协会,统一与客商洽谈,统一组织销售,2006年全村核桃产量275吨、产值385万元,人均核桃收入2632元。
  楚雄州南华县林改后,农户普遍加强了山林管理,今年野生食用菌喜获丰收,交易量达9000吨,产值突破2.5亿元,产量比林改前增加3000吨,产值增加1亿元。开门村民小组村民罗思平一家4口人,承包了50亩山林进行封山育菌,收入8万多元。
  保山市腾冲县在林改中,由政府牵头,林农与旅游公司达成了对火山、黑鱼河、热海等景观景点里的集体林木、林地进行生态效益的补偿协议。
  “以前自己的山都不敢栽树,政府曾经每亩补助100元鼓励大家种经济林,都没人干。这次林改公开信发到家里来,我吃了‘定心丸’,不怕了。”石屏县新城乡梅子树村村民张官桥一家在林改中分了25亩地,全部种上了竹子,还把在福建打工的儿子叫回来帮忙管护山林。“把这25亩竹子种好,10年后日子就不愁了。”张官桥笑眯眯地说。
  还山于民,还权于民,还利于民,农民真正成了山林的主人,从根本上理顺了林业生产关系,进一步解放了农村生产力。山林开始成为农民群众的“绿色银行”和增值潜力巨大的“成长股”。“温饱靠耕地,致富靠山林”正成为山区群众的共识。
  林业得发展:山区农民脱贫致富有了希望
  在石屏县异龙镇大高冲村的一片杨梅林中,村民龙有禄告诉记者,他1999年承包了村里80亩林地,一直不敢投入资金改善经营。今年4月林改开始,村民小组与他续签合同后,龙有禄立即增加山林投入,累计投入18万元。他说:“50年后,我将归还给村里一片美丽富饶的林子。”
  宝秀镇竹林村村民王竹满说,他已筹资4000多元准备买拦网、鸡仔、水管和电线,搞林下养殖。“竹林地上养的鸡,肉味鲜美,没有污染,销路好得很哩。”
  林改,极大地激发了农民群众和社会各界投资林业的激情,云南省林业产业发展呈现勃勃生机。
  景东县文井镇林权刚刚分到户,村民们就立马上山造林,种植思茅松、西南桦等410多万株。永平县厂街乡瓦金村四组14户村民投资14万元,在联户承包的山地上种植美国山核桃150亩。据了解,2006年,云南省非公造林142.42万亩,占人工造林总面积的67%。截至今年7月底,全省非公造林182.11万亩,占人工造林总面积的77.9%。
  云龙三森、大理康云等5家企业投入大理州人工红豆杉基地和紫杉醇加工企业建设,已建设红豆杉原料林基地2.4万亩;云龙海嘉公司的紫杉醇加工生产线已建成投产,年底可实现产值1亿元;曲靖市罗平县引进博林有限公司投资2000万元,建设细木工板、集成材原料基地1000亩;景谷县建立了2个木材交易市场,56家木材加工企业进驻,初步形成了以龙头企业为带动、“公司+基地+农户”的产业发展模式。
  云南各地也以林改为契机,做大做强林业产业。临沧市已有泡核桃面积210万亩,今年计划新植100万亩;曲靖市每年投入1000万元实施“五百”工程,计划用5年时间建成300万亩以核桃为主的特色经济林、200万亩以杉木为主的速生丰产林;大理州在已有泡核桃基地361.6万亩的基础上,今年新规划发展70万亩,预计今年产值将达20亿元以上。
  山还是那些山,人还是那些人,但改革前后却完全不一样。发展林业产业,正在成为云南山区农民脱贫致富的希望之路、必由之路。
  社会得和谐:竖起新农村建设光辉里程碑
  刘健伟,大理州弥渡县副县长、县林权纠纷调处领导小组组长。他自豪地告诉记者,弥渡县林改中排查出的林权纠纷690起已全部解决,调处率100%,是全省第一家。
  林改以来,云南各地狠抓林权纠纷调处,全省共排查出山林纠纷8万多件,已调处近7万件,调处率85.1%。
  石屏县宝秀镇凤山村与柏仁村有一片山林纠纷,已经延续上百年,县法院、州法院都曾作出过判决,但村民们对判决不服,纠纷多次引发流血事件。林改工作组引导争议双方群众坐下来喝土酒、抽水烟、叙亲情、消恩怨,最终解决了这起百年纠纷。
  调处林权纠纷,不仅解决了山林的历史遗留问题,化解了多年的历史结怨,更使边疆地区民族关系、地区关系、邻里关系更加和睦,有力消除了林区的不稳定因素。
  借助林改,许多村修订了村规民约,完善了村务管理制度,村民自治、民主管理的氛围更加浓厚,干群关系更加融洽。广大农民关心自己切身利益,认真钻研政策法规,积极参与林改决策。永平县酒房村出现了夫妻、父子、祖孙甚至整个家庭成员全部参加林改会议的动人场面。云南省林改办的同志高兴地说,林改是一次深入的民主法制教育过程,有力推动了农村政治文明建设和社会民主化进程。
  林改也使集体经济稳步壮大,新农村建设出现新气象。地处贫困山区的昭通市,林改后集体经济收入增加150多万元。红河州异龙镇大高冲村民小组将集体管理的700亩林地承包给别人经营,30万元收入除分给农户的外,还将剩余的8万元投入乡村自来水、道路、老年人活动室等公益建设,全村村容村貌和村民精神风貌焕然一新。临沧市在林改实践中,探索出了以自然村为单位的新农村理事会、以建制村和产业区为单位的产业协会、以乡镇为单位的党群致富联合体的“一体两会”新农村建设机制,全市建立新农村理事会5498个、产业协会84个,77个乡镇均建立了党群致富联合体,有9726名机关企事业单位党员和4.86万名农村党员结成了帮扶对子。
  彩云之南春风舞,山山飞送林改歌。云南的林改春潮,正在为建设绿色经济强省注入巨大的动力与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