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盛开的紫荆花

日期 : 2020-01-06        单位 : 中国绿色时报

  推荐词
  红花羊蹄甲,因1880年采自中国香港而名,世人称之为“紫荆花”,因其美丽壮观,广泛栽培于热带地区作为观赏树木而家喻户晓,香港市花、区旗、区徽是它,是它,还是它。
  树木档案
  国人心目中,“紫荆花”常定指或不定指红花羊蹄甲、洋紫荆、台湾洋紫荆3种,标准品种应该是红花羊蹄甲。现代科学证实,红花羊蹄甲为豆科羊蹄甲属羊蹄甲与洋紫荆的杂交种。种加词名取自当时的港督Henry Arthur Blake姓氏的拉丁化,曾译为“洋紫荆”,《中国植物志(英文及修订版)》正式订正之为“红花羊蹄甲”。花期全年,3-4月最盛,常不结果。花大美丽,姹紫嫣红,满树繁英,是大湾区主要的景观栽培树种,各地也广泛栽植。羊蹄甲属植物叶形奇特,叶片二裂,形如偶蹄,具有明显的可识别性,坊间笼统地称呼其为“羊蹄甲”。

 

香港金紫荆广场上的金紫荆铜雕

 

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

  

  五羊蹬仙
  据传,古有仙人,披五彩衣,乘五色羊降临人间,神羊越过,便有了“羊城”,羊城连树木叶型也灵光呈现了羊蹄形。后来“植物学之父”林奈以波安(Bauhin)兄弟的姓氏拉丁化命名了该属植物。从此,羊蹄甲属的两裂片叶永远深情地怀念着毕生钟爱植物与大自然的16世纪瑞士这兄弟俩。
  走在华南农业大学的校园里,抬眼便可见灿若烟云的紫荆花。曾记得当初树木学老师特别强调,红花羊蹄甲、洋紫荆、台湾洋紫荆是3种不同的羊蹄甲属植物,百姓统统称其为“紫荆花”;而紫荆花的标准品种是“红花羊蹄甲”,其枝条扩展,略为弯垂,枝叶婆娑,叶大而奇,冠阔荫浓,花绚略香,灿烂夺目,适宜作为行道树、庭荫树,营造片景林。在华南,在大湾区,不管是黎民百姓,还是达官贵人,都对其饱拥浓郁的亲情乡韵。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紫荆花”与清华大学的校花“紫荆”不同,它们是不同的物种。紫荆为豆科紫荆属植物,国内普遍叫它“紫荆、黄山紫荆、广西紫荆、湖北紫荆、垂丝紫荆”,是吴大经《玉楼春》“田家兄弟知何处,留得紫荆花一树。”的歌咏对象;是田姓家人严守祖训,传考后世的吉祥物,田氏宗祠多名为“紫荆堂”,屋宇门匾上书“紫荆世第”“紫荆花发”“紫荆永茂”。

 

紫荆花,花大美丽,姹紫嫣红,花期悠长,深受人们喜爱

 

  桂角山雄
  1898年6月9日,丧权辱国的《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在北京签订,英国政府强行租借九龙半岛大片土地及附近200多个岛屿(后称新界),租期99年。两个月后,英方不顾中国民众的强烈反对和抵制,在大炮的轰鸣声中,强行提前举行占据仪式,数千名爱国群众揭竿而起,武装保卫自己的家园,攻克英军军营,重创英军,遭到残酷的镇压,新界10万人口丧失了土地。劫变过后,村民们在桂角山上建造了一座大型坟墓,合葬那些卫家保国、壮烈牺牲的英雄。
  后来,桂角山上长出一棵从前没见过的,并开着紫红色花朵的树。几年后,那种花开遍了新界山坡,色彩缤纷,尤其是清明前后,花期正盛,像是对烈士的缅怀,民众将其敬重为紫荆花。1965年,紫荆花选为香港市花。

 

紫荆花街头盛开

 

  南国瑰宝
  羊蹄甲属已知约300种。在景观、饲料、食物、医疗用途上,越来越体现它的不菲价值。
  卓越风姿的紫荆花,超大花量,爆表颜值,时常呢喃国人梦魇。
  由于紫荆花丰富的活性成分,民间常常用它来改善青贮饲料的发酵。
  紫荆花,凉拌、热炒、炖汤、泡茶,佐食……南国人的爱。紫荆花树还是优良的薪炭材,吸收固定的太阳能值高。
  在长江以南及印度,常用以治疗黄疸;是巴西传统治疗心血管疾病的草药;治疗糖尿病的埃及疗法物少不了它。
  紫荆花种子含有大量的亚油酸,对预防和治疗心脏病有重要作用;紫荆花粉对外科手术诱发的大鼠脑梗死有保护作用,紫荆花提取物对登革热有抗性……新研发、新发现,不断涌现。
  紫荆素、凝集素、类黄酮苷……以及与银、金、镁纳米粒子的复合,表现出抗癌、抗微生物、抗氧化剂和催化活性。

 

紫荆花花蕊

 

  乡愁郁郁
  紫荆花,花色烂漫,花期悠长,深受人们的喜爱,广泛栽种于道路、广场、工矿、学校和山间田边,用来美化大地、装点家园。
  “花开得一树,空中紫浪翻涌,摇曳的树枝和花瓣,舞动人生,舞动青春,舞动了一季的如春的冬天。那一地的紫红,虽有些许惆怅,可那一地的盛景,终是淡去了惋惜,在红尘里,还是美不胜收,又何须叹息生命易逝,人生如梦,沧海桑田,千山暮雪,这原本就是生命的本源。花开花又落,风吹花瓣飞,紫荆树上,是那浓情别离,终将离去,纵然有许多不舍,也化作了深情的守护,以另一种深情守护来生的约定,你在,我在这里,你不在,我在这里。”关于紫荆花的一篇散文承载了人们对于故土亲情的寄托。唐朝诗人韦应物说“还如故园树,忽忆故园人。”指的便是此时正在南国维多利亚海港盛放的紫荆花。

 

广西柳州紫荆花全城绽放

 

  其烂红满溢、饱艳如醉的样子,粉白迷蒙、烟水如惘的神态,连倡导“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的闲适诗人白居易,也曾吟唱道“东郊踏青草,南国攀紫荆”,些许丝丝乡愁,涌注心头。
  “小小紫荆花,花儿年年发,不怕狂风吹,不怕暴雨打。根在神州大地上,叶儿招手牵挂家。点点丹心情不改,妈妈是中华。”这是牙牙学语的我当年吟唱的曲。
  紫荆花金铜像,矗立南海边,圆柱方底,九州方圆;长城拥抱,血脉相连。
  海风阵阵,区旗猎猎,舍我其谁?地球村14亿炎黄子孙的牵挂,无论朝戾、贫富。(胡亚平 郭起荣)

  作者简介
  胡亚平 南京林业大学博士研究生。
  郭起荣 南京林业大学教授,主要从事林木种质资源的教学与研究工作。